Header Ads Widget

较全的中本聪语录经典合辑,如果你不相信我,抱歉,我没时间说服你!

 

中本聪语录

中本聪:你可以看snack machine那个帖子,我解释了为何这种支付处理速度足够了,实际上是相当好的了(比信用卡要低得多的欺诈率)。如果你不相信我,或者看不懂我讲什么,我没时间说服你,抱歉。

——回应BM对挖矿、出块时间、发展前景的质疑。

中本聪:我们不会在密码学中找到解决政治问题的办法,但我们可以在军备竞赛中赢得一场重大战役,并获得一段时间的新领土自由。政府可以切断像Napster(音乐服务网络)这样的中央控制网络,但像Gnutella(分布式通信协议)和Tor(洋葱路由)这样的纯粹P2P网络正被网络自己掌控。

——回应对比特币之前的电子现金系统都失败了,因此密码学无法提供解决政治问题的答案的质疑。


中本聪:挖比特币和挖黄金有点像。挖掘黄金的边际成本往往接近于黄金价格。挖掘黄金是一种浪费,但这种浪费远远低于以黄金作为交换媒介的价值。我认为比特币的情况也是如此,比特币实现交换的价值将远远超过电力成本,反而,没有比特币才是种浪费。

——回应对挖矿浪费能源的质疑。


中本聪:我敢肯定,在20年内,比特币的交易量要么很大,要么没有。

——回答矿工在挖不到太多区块奖励之后如何生存。


中本聪:丢失比特币只是让别人的币更有价值罢了。如果丢了,就当做是对其他人的捐赠吧。

——回答丢币后该怎么办的问题。


中本聪:大部分人认定数字货币一定会失败,因为90年代以来所有公司都失败了,我觉得显然是因为中央集 权,使得这些失败必然发生。我想比特币是我们第一次尝试一个去中心化、不基于信任的系统。

——回答比特币为什么比从前的加密货币更有机会。


中本聪:不,不要把它带上。我呼吁维基解密不要使用比特币。比特币还是一个摇篮中的小家伙。你只能拿到一些零钱,带来的热度却会毁掉现阶段的我们。

——回应维基解密希望接受比特币支付。


中本聪:I am not Dorian Nakamoto。

——回应人们猜测中本聪是下图这位日裔美国人。

中本聪邮件:这是一个全球性的分布式数据库,在大多数人同意之下,基于一套要遵循的规则,可以增加到该数据库:

l 每当有人找到了生成区块的工作量证明,他就会得到一些新的比特币。

l 工作量证明的难度每两周调整一次,以达到整个网络平均每小时增加6个区块。

l 每个区块所产生的比特币数量每4年削减一半。

可以说比特币是由大多数人发行的。它们以有限且预定的数量发行。例如有1000个节点,每小时有6个节点能得到比特币,一个节点可能平均需要一个星期才能得到比特币。

对于赛普的问题,事实上当用户数量增长时,并没有谁会像中央银行或美联储那样调整货币的供应量。因为我不知道软件如何能获知真实世界的物价,因此又将需要一个可信方来确定比特币的价值。如果有聪明的办法,或者希望信任某人能积极地管理货币供应,使之与某个事物挂钩,我就可以通过编程把规则制定成那样。

从这个意义上说,比特币更像是典型的贵金属。供应量是预定的且价值会变化,而不是改变供应以保持价值不变。当用户数量增长时,每枚比特币的价值也随之增加。它有潜力进入正反馈循环;当用户数量增加,比特币价值上升,这会吸引更多的用户来享受增值的好处。


中本聪邮件:在网络变得如此庞大之前,用户仍可以很安全的使用它,通过使用简易交易验证来验证双花事件,spv验证只需要区块的头文件形成的链,每天产生的大小大约为12kb。只有想要挖掘新的比特币的人会需要运行网络节点。一开始,大多数用户会运行网络节点,但是只要网络规模成长到一定程度,他就会只剩下更多拥有特定的服务器农场,这些弄冲拥有特制的硬件。一个服务器农场只在网络中占据一个节点,然后剩下的硬件全部通过lan网络连接到该节点上。

中本聪邮件:带宽的问题或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令人望而却步。一个典型的transaction大约是400bytes(椭圆曲线密码学产生的公钥是足够致密的)。每个transaction会被广播两次,所以我们不妨假设每个区块是1kb大小。 visa 在2008年处理了370亿笔transaction, 平均每天1亿笔。这么多的transactions 大约会占据100gb的带宽,大约是12个dvd或者两个hd电影的大小,以当时的带宽价格是18美刀。如果网络到达那样的规模,当然这需要很多年,但是到那时,在互联网上快速发送两个hd 电影或许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十一

中本聪邮件:我之前没有说的足够明确。比特币需要的是诚实节点总体,比单个攻击者拥有更多的算力。

会有一些小型的矿工,算力不够多,不足以控制整个比特币网络,但是他们仍然医考生产比特币来盈利。在这种情况下小的矿场其实是可信节点,这种小的,渴望挖掘比特币的矿场越多,想要控制整个比特币网络的门槛就越高,使那些大型的不诚实矿场也变得不足以控制整个网络,于是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挖掘比特币。根据长尾理论,小的,中等的,或者不那么大的矿场加起来会比最大的不诚实节点控制的算力多很多。

即使一个不诚实的节点真的控制了整个比特币网络,他也不会立刻变得富有。他能做到就是撤回他所花费的钱,就像拒付支票。要利用它,他会去从某个商人那里买点东西,等到东西送到后,控制整个网络并且尝试取回他付的钱。我不觉的他以这种拒付支票的行为能够获得比诚实挖掘比特币获得更多的钱。以他拥有的算力,他可以挖掘比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多的比特币。

比特币网络实际上或许还可以减少那些垃圾信息,因为那些无聊的矿工都改用自己的算力去挖比特币了。


十二

中本聪邮件:收发比特币的地址在本质上是没有任何识别信息的随机数。

向IP地址发送的交易仍然写入了比特币地址。IP地址只是用于连接收款人的计算机以请求新的比特币地址、将交易直接交给收款人并得到确认。

区块包含转入的比特币地址历史。如果使用该比特币地址的人身份不明,且每个地址只用过一次,那么历史信息只会说明一些匿名人把钱转给了其他人。

匿名和使用笔名的可能性取决于是否透露与比特币地址相关的身份信息。如果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比特币地址,那么就可以把该地址、它所包含的交易以及公布时所用的名字关联起来了。如果使用没有关联真实身份信息的马甲发布,那么就是匿名的。

要想更好地保护隐私,比特币地址最好只用一次。这可以通过修改Opions->change来调整地址变更的频度。


十三

中本聪留言: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

——比特币创世区块的留言,告诉我们,比特币想做什么。这在此时,尤为重要。

最后的话

印钞,是所有坏选择里最不坏的,但任何风险都需要对冲不是吗?比特币为此而生。Longbtc,short the bankers。